Mortgage Loan,  

保證信貸額度達標

而某股份制銀行廣州分行個貸業務負責人昨天表示,該行今年給予個人按揭貸款業務的額度相當充裕,同比增加了14%左右,但1季度是全年按揭貸款業務的淡季,除了消化去年12月積壓的申請外,少有新增申請。 “我們今年的壓力比較大,上級給的額度如果用不完,可能影響全年的達標考核。”該負責人表示,“我們不會調整包括二套房在內的個人按揭貸款政策,現在隻要是符合條件的個人按揭貸款申請,均會按照政策要求全額滿足需求。” 針對國有大行與股份制銀行出現的這種反差,有銀行業內人士昨天解釋,1月份雖然是全年的信貸高峰,但具體來說,四大行的貸款申請量大,額度使用較快,而部分股份制銀行可能月初到月中新增信貸都不足,隻好通過票據業務來完成規模指標,而一旦到月末有了大額的信貸需求,對該行來說,如果不能盡快在市場售出票據,就隻能自行消化犧牲掉票據業務的收益,保證信貸額度達標。 。 來勢洶洶的信貸潮儘管顯示出商業銀行對今年宏觀經濟的信心,但另一方面,大量的流動性從銀行體系釋放,也引來監管機構的高度關注。某國有大行消息人士透露,該行在上海的個貸業務受到來自監管機構的要求,一些個人按揭貸款申請可能被押後至二季度放款,不過這一現象僅出現在上海等個別城市。 事實上,信貸額度的寬鬆對票據​​影響已經有所體現。來自國有某大行票據業務的人士透露,今年1月份票據市場的平均收益率同比去年1月份猛降了100個基點。 “去年1單票據的收益,今年要用3單票據才能補上。”該人士表示,“由於流動性寬鬆,銀行間市場資金利差減少,銀行買進資金後必須賣出票據,這導緻票據業務近年來迅速發展,成交量激增;但是今年票據市場形勢有了變化,市場平均收益水平的下降,迫使銀行一方面加大以量補價的力度更多地投入票據業務,另一方面信貸額度開始向貸款傾斜,一旦貸款猛增,在按月控制的存貸比和額度指標下,隻能犧牲部分票據收益。”   票據業務以量補價成主題